©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向傳統精神深處的現代性
編輯作者
庫藝術
編輯日期
2019/01/08

文章收錄於《墨‧聞》(INK NOW Art Journal)創刊號。《墨‧聞》帶著我們「水墨現場」自媒體和「不止於藝博,無窮於水墨」的理念而誕生,我們除了實體的藝術專刊以外,還有自媒體平台www.ink-now.com,整合學術交流、收藏家參與、線上展廳和電子專刊的多功能平台,結合線上線下的資源一同推廣水墨藝術與文化。

 

「現代性」問題是中國社會與文化延綿百年的歷史命題,如何找到東方傳統文化現代性轉換的創造性路徑,也是中國文化人一直在探究的課題。在對這一問題的看法上,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聲音,有人認為「現代性」是西方的創造,不可複製;也有人認為中國完全可以創造自身的「現代性」。「現代性」即是指建立在科學、理性基礎上的對一切既有傳統價值、道德標準和行為法則的打破、審視與重新評估。這當然是對於人的個體的極大解放。打破了傳統價值和規則的束縛,讓每個人的創造活力都得到釋放,從此一切的價值和教條不再先驗的正確,而是必須經過「我」的頭腦和感受,才能得出結論接受與否。

劉知白《金沙印象》水墨紙本 68cm x 134.6 cm 2001 (庫藝術)

隨著西方現代性所引發問題的不斷凸顯,如環境污染,科技對人的異化,過度追求效率與物質所造成的人性危機等等……中國的知識份子和藝術家們也在不斷反省和矯正自己在現代性問題看法上的誤區和偏頗。同時,隨著中國在國際上話語地位的不斷提升,中國的藝術家們也希望不僅僅作為西方現代性的東方樣本,而是開始尋求發出自己的聲音,並對西方現代性的問題有所補充和矯正。

近些年來,隨著全球化和都市化的發展,全世界各個大城市的生活模式日漸趨同,文化與生活方式的多樣性和在地性越來越受到有識之士的重視。那些曾經被看作糟粕與枷鎖的文化傳統,當離得越遠,我們越開始重新發現其中人性和美好的部分。如果說西方文化是在不斷尋求人的力量的強大和對世界和自然的改造,那麼東方文化則是不斷召喚我們去遵循自然和萬物本身的法則。

劉知白《溪山野趣》紙本水墨 68.6 x 137.5cm 2000 (庫藝術)

當我們將自身視為當代與傳統的交匯,並把它作為獨特價值而非天然缺陷,就不會汲汲於在單向道上掙扎,後退一步,反身回向歷史深處,那裏同樣有著無數早已被遺落的價值與精神等待被喚醒。而這種「浪子回頭」,並非證明當初的背叛和遠離是一種錯誤,出離與歸返之間,關係早已發生互換,「傳統」不再是一種對立於人的自由的外在戒律,而恰恰是我們今天面對當下現實處境所需的精神資源與文化依憑。

今天,很多藝術家開始重新回向傳統文化精神的深處,從自身文化的源頭汲取今日發展、創造的動力與可能。這不是一時的「復古」和「追風」,而是許多中國當代藝術家們面對當下的個體生命選擇,是一種當代文化現象。他們並非重複某種傳統文化藝術的模式,而是以當代人的經驗和視角,將之進行個體化的詮釋與重新演繹。從表面上看,他們的藝術有的偏於傳統,有的近於當代,但他們均已超越了對於傳統與現代二元對立截然兩分的局限性觀點,這或許即是所謂「另一種現代性」的體現,而不再單單是「西方現代性的東方樣本」。兩者之間最大的區別,似乎是前者已然離開單純藝術本體層面,成為個體面對現代性危機下的一種生命選擇。

劉知白《雲山清流圖》紙本水墨 68.6 x 137.5 cm 2001 (庫藝術)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
UA-144162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