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古今中外的藝術贊助人 | 宋徽宗
新聞日期
2020/05/29

在歷史上,中西方都不乏因收藏藝術而影響整個時代趣味的藝術贊助人,從宋徽宗的藝術收藏對北宋院體繪畫的推動、到蓬巴杜夫人的宮廷趣味對洛可可藝術的影響、以及薩奇的私人贊助對英國YBA的全球化塑造。今天,收藏所具有的社會影響力絕不僅限於個人審美趣味的表征。水墨現場作為一個致力於推廣東方藝術文化根性的綜合平台,在平台概念「東方根性,當代表現」的理念下,反觀歷史。聚焦東方在跨國文化交流過程中的獨特魅力,並借由這個平台聚集更多熱衷於藝術的朋友。

「古今中外的藝術讚助人」欄目的推出希望在反觀藝術收藏歷史的同時,也「收藏歷史」。在未來,我們將持續推出歷史上推動藝術史发展的重要藏家,聚焦對藝術史產生重要影響的案例和收藏背後的故事,介紹贊助人對歷史上藝術发展的推動力。例如本期宋徽宗與宋代文人藝術的構建,以及往後美第奇家族對意大利文藝覆興的影響,還有諸如哈布斯堡王朝、乾隆帝宮廷藝術收藏、文徵明的文人藝術讚助等等,收錄不同國家、不同歷史階段、不同面向的收藏史例證,構建一個可塑的「歷史收藏」平台。

 

徽宗與宋代文人畫的構建

 

假如回到古代,或許帝王將相都在思考權力鬥爭、社會繁榮的問題,在專制體制下,世襲幾乎成為了每個氏族家庭成員的宿命,但不是每個人的心之所向都如宿命一般,或將面臨取舍。過程中往往後浪總不如前浪那樣已經馳騁多年,不再考慮取舍、選擇,而是確認了自己的內心所向義無反顧。他們中許多人雖選擇不同,或寄情於刀槍兵器、文學書畫,亦或收藏,但他們卻大多感性,無畏於時代給予他們的賦力。

 

宋徽宗畫像

 

其中有一位可以說是歷史上名聲昭著的帝王,雖為亡國之君卻聲起於附庸風雅,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收藏熱」也可以說是由他推動发起的,雖政治成就難論一二但對於中國藝術、古代文化的建立則是功不可沒的。

 

趙佶《瑞鶴圖》

 

宋徽宗趙佶生於北宋元豐五年(1082),通常對他的認識如前所言在於他的亡國之史,以及他是一個像南唐後主李煜一樣的「千古詞帝」,他的一生精於書畫,創造了極具個人特色的「瘦金體」書法,所作花鳥畫的藝術成就頗豐,諸如《瑞鶴圖》、《芙蓉錦雞圖》都是其代表,雖頗有「粉飾太平」的意味,但不可置之其藝術成就。除去這些個人的政治、藝術方面,徽宗帶給世人的文化價值更在於他在位期間的宮廷收藏,以及力主推動的官方畫院形成與发展,審美趣味都是極具歷史價值的。

 

趙佶《芙蓉錦雞圖》

 

談到收藏,徽宗在19歲即位後不久就形成了自己的審美主張,據史料記載他曾對臣僚評價宮墻的裝飾太過華麗,稱:「禁中修造華飾太過,墻宇梁柱塗翠毛一如首飾。」不喜過於矯飾的風格正如中國傳統文人意識的淡雅情趣,這樣的趣味使得從唐代就逐漸发展了的水墨藝術得到了正統化的認可,在他的收藏中就包括展子虞的《遊春圖》以及李思訓、李昭道等這樣的水墨開創者。同時,在徽宗時,北宋官方書畫的收藏已經達到頂峰,出現了「秘府所藏充初填溢,百倍先朝」的空前盛況,徽宗主持編纂了《宣和書譜》與《宣和畫譜》,以收錄名家作品,多達「則鹹蒙貯錄,且累數至萬余」。用於收藏的宮殿就有宣和殿、保和殿,「左右有考古、博古、尚古等合」,類型古玉璽印、諸鼎彜、書法繪畫均涵蓋,這樣的規模相較於今天的大型博物館規模也毫不遜色。當然,這種對於藝術的熱愛和文人的審美趣味與他自小所結交的達官雅士也關系甚密,像王詵、趙令穰、米芾、李公麟這樣的收藏家都是他在藝術之路上的君臣之友。

 

展子虞《遊春圖》

 

在有了進一步的官方認可之後,宋人的收藏熱進一步发展,湧現出有歐陽修、李建中、王晉卿、李公麟、蘇軾、米芾、趙明誠、賈似道等等這樣歷史上著名的大收藏家,那麽宋人為何如此熱衷於收藏?除去官方認可的助力之外,時代的思想也在推動著。宋人心存「回向三代」的覆古旨趣,同時也盛行「疑古」、「疑經」的思潮,經典的文獻經典不再被宋人奉為金科玉律的唯一標準,在发揚經典教化的同時更願意將目光從紙本文獻轉向古代金石器物,試圖发掘出比文獻記錄更真實的禮制原型。還有一大原因也有賴於社會的安定、商業的发展、生活的富足、文化的進步,收藏活動在宋代成為了士大夫文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以及,宋朝士大夫玩收藏,追求的是博古通今的學術趣味,是士人生活的格調展示,他們在休閑、舉辦雅集與音樂會的時候,往往都會陳列古董,以供清玩。如同今天的消費文化,收藏在當時已成為了一種身份、品味的象征,藝術品也成為了一種社交方式。

再談回徽宗本人的收藏趣味,如上文提及的收藏名錄《宣和畫譜》中,其中的收藏有80%以上屬於五代及宋的作品, 其中59%屬於宋。其次,宋朝作品中又特別偏愛花鳥畫和山水畫,宋朝的花鳥畫數目是唐朝的20倍,山水畫數目是唐朝的4倍。

 

《宣和畫譜》中的畫家和繪畫作品 (依據時期和類型)
表格來源:《宮廷收藏對宮廷繪畫的影響:宋徽宗的個案研究》

 

有50幅以上的繪畫被收藏的畫家
表格來源:《宮廷收藏對宮廷繪畫的影響:宋徽宗的個案研究》

 

這樣的趣味也表現在他本人的藝術創作中,他的一生創作了很多花鳥題材的作品,表現多為清雅的生活情趣,若以拍賣市場的角度來看,除去其書法作品價格始終保持著高價記錄,繪畫部分則起伏不定,但也不乏精品的屢創高價。例如在七年前曾以2530萬元創造當時中國繪畫拍賣成交世界記錄的徽宗《寫生珍禽圖》在近日又以6171.2萬元再次成交,是七年前的2倍多,雖然拍賣會受到市場不穩定因素的影響,但如此高價的表現仍然是對其藝術地位的肯定之一。

 

《宣和畫譜》

 

趙佶《寫生珍禽圖》(局部)

 

後世總評價徽宗:「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耳!」但何為君矣?一個國家的文化也是其发展的重要載體之一,或許徽宗確實處在了一個對於他自己也是那個時代相對錯位的位置上,但他卻也用他所描繪的藝術史打造了一個屬於他也屬於時代的收藏帝國。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