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水墨現場論壇回顧|傳統與變革:水墨藝術的現代性及其發展
新聞日期
2019/12/04

《傳統與變革:水墨藝術的現代性及其發展》

時間:2019年11月1日 14:00-15:00

地點:上海市蘇寧藝術館

講者:文以誠博士(美國斯坦福大學藝術與藝術史系亞洲藝術教授)、王天德先生(藝術家)

 

左起:鍾卉女士(蘇寧藝術館館長助理),王天德先生(藝術家),文以誠博士(美國斯坦福大學藝術與藝術史系亞洲藝術教授),許劍龍先生(水墨現場創辦人及主席)

 

鍾卉女士:

蘇寧藝術館歷來以收藏中國傳統優秀的文化藝術品為主,我們收藏有30年,也有3000多件中西方的文物珍品,此次我們和水墨現場的團隊合作,非常容幸能夠和這個團隊合作,因為他們把最當代、最優秀的水墨帶來了上海,帶來了蘇寧藝術館,讓我們能以蘇寧藝術館傳統的水墨和當代的水墨進行一場穿越古今的對話。

 

許劍龍先生:

很榮幸水墨現場作為全球首個以當代水墨為主題的一個文化品牌,還有藝術平台,有機會可以來到蘇寧藝術館跟蘇寧一起來主辦首次上海的水墨現場的展覽。這次花了很多的時間跟蘇寧努力去策劃,為什麼會說很努力呢?因為蘇寧的館藏太厲害了,有機會你們一定會要看一下現在在館裡面的中華頌的展覽,250件非常優秀的古畫。

從古畫到現在20世紀大師的作品,再到「水問」當代藝術的呈現,而中間也有一個科技水墨的出現,我們這次兩家的合作,就是把我們中國當代水墨從古今、現在到未來,我們都希望可以以歷史的脈絡和大家分享、討論水墨發展的不同的議題,所以這次的展覽「水問」就是等於以水而問,是展覽之問,也是文化之問,水墨發展未來之問。

 

左:王天德先生,右:文以誠博士

 

文以誠博士:

首先,針對我們本次論壇的一些主題,我會發表一些非正式的見解。我們今天要討論的就是水墨藝術的現代發展,我相信對於現代性以及對於水墨藝術的現代發展,大家也有很多的問題和不同的看法。我們今天要聊的是現代性及其現代發展,首先會給大家分享一些空間的作品,在過去20多年,甚至是在過去一個世紀一些比較系統的作品展示。

 

我不僅僅是說視覺上的空間,當然視覺空間非常的重要,我還會談到理論上的、文化上的以及政治上的影響,特別是文化、政治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對水墨這個藝術形式影響較大。首先,我們看一下早期的一些空間,實際上當時強調的是一種「國家的空間」,我們可以看到這種空間的表達方式。實際上在那個時期,藝術的表達方式及形式也受到了社會環境,還有政治的影響。比如說當時是受到了國畫的風格影響,是20世紀初的一種主要的風格。

 

另外一個20世紀初作品比較明顯的特徵,它與嶺南學派是不一樣的,比如說跟一些傳統的中國風景畫不同。實際上,20世紀初的這個時期,它開始有一些嘗試,比如把中國傳統的風景畫融入到一些油畫的元素。如陳師曾1922年的作品,在他的筆下可以看到一些具象派的手法。

 

40年代的時候,由於當時國家環境或者說社會環境的動蕩,也呈現出了一些抽象派的風格特點,因為當時在中國國內是有這樣一種政治的緊迫性。50年代時,在台灣及香港的一些藝術家,開始進行空間的一些嘗試和表達。這些藝術家受到了國際上一些藝術運動的影響。跟國際的空間相比,他們是非常主動的探索者,他們實際上在踐行現代主義。

 

關於現在水墨的呈現,從理論到社會、到信息,這僅僅是一個寬泛的介紹。同時,它又有一種連接型的呈現,我們也要考慮到它是非常簡單的、有許多方面的。我們可以看到劉國松的一些初期的抽象作品,同時還有一些現代藝術的特點,有一個全球的空間性,在這兒我們可以看到相對論的理論,表面上來看是外部的空間,大多數從我們的方向朝著相關性,以全球的空間性呈現,這個的主題是「什麼是地球」。

 

劉國松,《地球何許》,紙本水墨設色,1969

 

而王天德的作品則超越了圖像表面及層次,他的作品是歷史性的呈現,但非完全呈現當下或具可逆性,因為這些行為通過表面進行燃燒,可以看及設計,超過了我們的表面,他參與了不管是概念型的或者是歷史型的結合,以及包含了形成在現在的一種體驗以及歷史性的記憶進行結合,或者是說在追蹤、追溯,連接到了我們現在的呈現,以歷史作為參考。但是,我認為現代藝術的特點,僅僅是一種結合、聯繫性、連接性,以及我們的時代性、孤立性,藝術孤立於其他的相對,以及還有我們現代的王先生的其他作品,你可以在這個圖片中看到可視性的,在關於一些城與城、空間之間的競爭對比。

 

 

王天德,《後山圖》,宣紙、墨、火焰

 

仇德樹的作品也進行一種抽象型的呈現, 仇德樹是一個獨特的參考,通常是參與到一些裂痕,也就是裂縫、裂隙,他的許多作品都是包含了我們的裂隙進行現代化的呈現,這個特點,比如說是內部的空間或者是一些空間在王天德的作品中,呈現出了完全不同的可視性。仇德樹在一些獨特的方面,呈現非常複雜的問題和表面、地點,當中產生了不穩定性,以及閱讀的不定性,從作品、物體到欣賞者。

 

仇德樹,《裂變—心跡》,水質丙烯色、宣紙、畫布,192cm x 502cm,2015-2016年

 

我們可以看到王劼音用非常有力的石頭和竹子呈現在圖片當中,同時它有一種基礎性,我們可以看到藝術性的一種繪畫,在超越物質,還有概念的層面,我們可以看到它分解為第二個社會的層面上,同時使用一些未知的物質,選擇我們的歷史性的文化,也就是說裂縫型的文化歷史,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表面進行了它的呈現。

 

王劼音,《竹石圖》,水墨紙本,136cm x 333cm,2019

 

王璜生的作品使用了一些書法,這個圖像的題目是稱為《游·象》,以一種移動的形式進行呈現。這是一個實驗性的作品,這是一個對自己的假設的嘗試和問詢。也就是說這種流動性,它是意念上的,同時在表達形式上也是流動性的。如果我們說到現代的一些作品,特別是多媒體的運用,比如說數字媒體的應用,以及在當代藝術受到社會運動、文化影響的藝術形式。也就是說,一種藝術的流派,怎麼樣能夠和它的表達形式、傳播媒體媒介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相似的問題,就是我們怎麼樣能夠去處理文化的普世性以及文化的獨特性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在虛擬空間以及在實體空間的區分和展示上,以及我們能不能在不同的文化中實現合理的跨越。

 

王璜生,游·象,2014

 

針對我們今天這個獨特的水墨展,給大家展示的一些作品,他們已經從傳統的布面、紙面擴展到新的材料媒介。仇德樹的作品《裂變-文明的裂傷》,它顯示的是文明的歷史進程,這是一種混合媒材的創作形式。黃宏達2019年的作品,他是想要應用一種現代數碼的表達形式,以及現代智能的,比如說人工智能應用在智能水墨上,可能會讓大家想起之前劉國松的現代主義的作品。

 

實際上,大家可以看一下現代的水墨畫以及現代水墨畫家的互動,這是我今天大致的分享!

 

 

 

藝術家王天德先生

 

王天德先生: 

文教授講述了中國水墨進到新的空間的可能性。我今天和大家一起來分享水墨畫,以我最近的六個月的作品和大家進行一次交流。水墨可能最大的問題,就像吳冠中先生說的,風格似人的背影,你看不見。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智慧的語言,在創造過程中,我們作為藝術家常常面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的背面,所以我想從我今年4月到10月的這幾件作品,能夠闡述一下我對傳統、當代,以及個人所感悟的作品的形態,怎麼樣進行創作的,和大家一起分享。

 

這是我今年4月份做的作品,題目叫《佘山抱水圖》佘山有陳繼儒、董其昌的古蹟,我們可以追溯到文徵明風格的演繹。這件作品中,我以構圖的思維逐漸把畫面延伸到了天空,是以邊上的碑文和作品產生了一種呼應,這個碑是唐代柳公權的《高原裕碑》,這是絕部。我的作品在創作過程中,第一層是燙的,畫好之後燙的,第二層是再做了一層,所以當最後呈現的時候,是兩層。

 

《千雪傍松圖》這件作品是5月份,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夏天、秋天、春天完成的。在這個畫面中,這個作品跟我以前的作品有很大的區別。以前的作品,上面層是燙的,這件作品直接燙,所以加了很多水墨的痕跡。下面的碑是東漢的《儒郡碑》(音),所以從這個畫面來看,這個時期的作品比較傾向於北方的山水。

 

《風入雪屋》這件是我最愛的,這個碑是《高元裕碑》,唐代的,1978年被洛陽文物局埋在地下了,非常可惜,當我要把這個碑切下拼貼在畫面中的時候,我有那麼的不捨,但是我覺得它進入我的作品的時候,它就充滿著活力,所以這件作品,我一直在思考、學習、研究王原祁,所以我們能看到這件作品,我們會有這樣的感覺,能讓我們看到沈周的《廬山高圖》。如果我們倒過來看,一定能想到黃賓虹的《湯口》,所以藝術在創作過程中,前給你的思維方式或者是他的作品的表現形式,他會潛移默化地存在於你的內心之中。

 

《晚看雪霽》這件作品是9月,這個碑有燙,恰恰是我覺得這是一個雪的痕跡,為什麼說我要畫雪?1995年我要在故宮做一個個展,這一直折磨我,因為我在今日藝術館做的展覽叫《開門》,在蘇州博物館的展覽名字叫《後山》,所以我把它叫做《開門見後山》,但是故宮是我特別的困惑,因為故宮是高冷,所以我一直在想作什麼。2014年的2月,在多倫多坐車望著窗外零下17度的場景,我突然說了一句話《雪景》,故宮就是高冷,所以我就一直在研究這個雪景,包括去南極。

 

謝謝各位和我一起分享我的作品,我也想,我們在創作過程中,現代性和發展就如同在書法的書寫過程中,無水不濕、無望不收,總有一個空間讓我們停頓一下,或許這個時代的過程,就是讓我們停頓一下,怎麼樣讓水墨在現代的發展中走向未來。

 

這是安德如先生說的話,他說藝術創作不是追尋源頭,而是探索未知,我覺得特別適合當代水墨在現在具有強大的古典水墨藝術的背景下,又有強大的西方的藝術的樣式,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們可能不僅僅是追尋源頭,我們對未知的認識可能是我們對當代水墨的新的開始,謝謝各位!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
UA-144162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