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水墨現場「水問」水墨大展策展論述
新聞日期
2019/11/28

「水問」:一個開放性的文化議題

策展人:許劍龍(水墨現場創辦人、主席)

 

 

 

水墨藝術在過去三十年間經歷過許多討論,隨之而來的是藝術界對「水墨」概念的各種釐定,從傳統繪畫的終結論到水墨媒材論、以及陸陸續續產生了一些專詞,諸如「實驗水墨」、「觀念水墨」、「當代水墨」等等,來描述水墨藝術運動的發生與發展。這些觀點和態度代表了水墨藝術渴望與傳統中國繪畫拉開距離、重新確立新的文化身份,以及在普遍主義和全球化的當下尋找自身話語的努力與可能。

 

但是這條與國際接軌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如何推動水墨藝術進入國際文化交往的秩序當中,並以一種對等的方式以我們的文化語言去跟國際對話,需要面對複雜的國際文化格局乃至政治格局的變遷。這意味著水墨的發生,傳播與接受不是「自為」的,它在「本土化」和「東方學」的夾縫當中尋求一線生機,並直到最近十年間,方有一些轉機。 

 

 

展覽現場

 

 

從國際大環境來看,未來二三十年中國可能會超越美國變成超級大國,一個國家的壯大將為社會發揮什麼樣的影響?於是,除卻政治和經濟的影響力,重塑文化是第一步,這就意味著我們的要直面多元文化交往與碰撞,並與業已成熟的西方藝術體系接軌,不再以區域中國學的角度而是在全球格局中重新定義身份問題。如是,更主動地介入長期以來被西方世界所主導的全球化進程,包括重新審視保守主義和保護主義復燃的當代現場,成為必然。於是今天的我們不得不反問,當科技、文化和貿易競賽加劇,美國優先論被重新提及,國際社會的普世價值觀念是否已經失效?那麼回到內部視角,在反觀文化的前提下中國又能為世界提供什麼樣的方法? 

 

在水墨藝術領域,去文化保守主義和本質主義是重拾民族文化身份開端,它意味著將東方文化視為一個不斷發展的觀念、強調東方是正在發生發展的當代文化情境。也就是說,從東方文化精神出發強調水墨作為中國文化特別的語言,是立足之本。另一方面,捕捉和追踪快速變革的當代水墨藝術,堅守的不是筆墨傳統,而是在全球化成為一種普遍主義的認知之後,或者說水墨已經成為通用的普遍主義創作媒材之後,對東方精神的回望。

 

與此同時,當代水墨強調「當代表現」,這涉及跨媒介跨學科的運作,並在當代現場中呈現為一種介質,連接著科學與技術、文化與思想。在這個範疇內,本次展覽將會超越水墨藝術的本體論,在瞬息萬變的社會發生場域,觀察資本的全球化運作、政治經濟與地方制度的差異。這是內與外的關係,也使水墨可以從狹義的對藝術作品與藝術家中解放出來,有著更宏觀的社會學視野。

 

「水問」展覽藝術家任天進作品《東風》展於蘇寧藝術館正門

 

 

這一屆展覽主題為「水問」。為什麼是水?水的特質是什麼?「水」是東方哲學最基本的主題和對生命本質的思考,同時也是極具東方色彩的精神詞彙。「水」以它的包容性孕育著東方世界的宇宙與時空,而又蘊含著生命的智慧與行為。東方人講「上善若水」,水的流動使其遇山繞行,見壩積蓄,匯俱成浪,滴水穿石。這樣的特質不僅意味著當代的水墨現場正處於流動的發展狀態,同時也試圖為這個世界提供多向度而辯證的思維模式,這是一套去除本質主義,為文化衝突提供解決途徑的方法體系。

 

然而,何以為「問」?以何為「問」?「水問」不再針對傳統語境下的「水墨精神」,而是在當代藝術現場對「東方根性」、「中國文化」的追問與反思。與此同時,它又是展覽之問、藝術之問、民族之問,即在全球文化轉型的過程中,如何與西方藝術進行有效的對話?如何確立水墨藝術自身的方法論體系?如何通過水墨向世界講述民族文化的本質?

 

 

 水墨現場創辦人暨主席 許劍龍先生 於水問國際論壇現場

 

 

藉此,回到原點,展覽從「東方山水」和「書寫」出發,朝向「無窮於水墨」展開,將水墨視為可供試驗的開放性場域,為東方的精神性提供一條新的路徑。包括研究水墨的未來性是什麼,以及尋找其中的盲點,推動中國水墨藝術與國際文化交流與對話,並在這種對話關係中形成對水墨藝術更深層次的探討。

 

本次展覽希望水墨藝術能夠在社會文化的綜合系統中被關注,並直面當代局勢、游弋於東方與西方、歷史與文化的邊界,尋找水墨的精神與自由。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
UA-144162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