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TUVE HOTEL 喧囂外的結廬之境
新聞出處
©La Vie magazine
新聞日期
2015/09/29

文、攝影/彭永翔;圖片提供/TUVE

 

在繁忙快速就連地鐵電梯的節奏都很著急的香港,今年7月中甫開幕以瑞典湖泊為名的TUVE旅店,由香港知名團隊設計集人(Design Systems)設計,以大理石、混凝土、黃銅構築讓旅人平靜緩慢的一夜寧靜。

 

天后,對於不熟悉香港的旅人們,陌生且難以想像。但相較於僅有一站地鐵之距繁華商業如台北東區的銅鑼灣,天后卻有著在地香港人眼中最地道的庶民風景。

 

在這兒,你能嚐到湯頭馥郁鮮美的華姐清湯牛腩,在溽夏中大口扒入沁透人心的冰品;再往鄰近的北角走去,就能體驗早期福建人齊聚的北角傳統街市,買一袋只有當地人才知的四十年歷史雙喜粉麵店的好滋味水餃,生龍活虎的常民姿態,香港絕然不只有被金錢翻滾捲燙的商業金融而已,只是我們不常探尋,總是失焦。

 

香港設計旅店TUVE,就隱身在這常民風景中。旅館前是車水馬龍的巨大高架橋,老餐廳及甜品店叢簇於此,因為少了大量觀光客,這裡看似混亂卻又異常平靜。推開TUVE的金屬大門,古典樂如緩緩小溪般在空間中涓流,走入如隧道般的拱頂設計,兩旁地燈緩緩投射於大理石與水泥構築的協奏曲中,剎那間空間懸浮了,一切安靜了,那些城市聲響阻絕於外,劃開了城市內外兩個結界。

 

材質譜出的動人樂句

由香港知名設計團隊設計集人(Design Systems)所設計的TUVE,不同於繽紛華麗的設計旅館,TUVE呈現的是潛藏在材質與光中的低調設計,希望讓旅人在快步調的香港城中,能有一處沈靜思考的所在。

 

今年為HERMÈS設計南中國區櫥窗的設計集人總監林偉明,談及HERMÈS曾問他「什麼是藝術」?

 

一切其實從人類開始欣賞日落、自然之美時,藝術即已開始。這個拋與回,成為林偉明在設計TUVE時材質選擇的靈感。他說:「雖然我們各自的審美標準不同,但沒有人會說日落不美,那美是普世的,你無法抗拒。許多自然的事物是美的,例如雪景、光。」他運用最簡單的物料如混凝土、鐵、黃銅、大理石,去發掘這樣的美,譜寫TUVE的材質旋律。在旅館中,光是大理石就可欣賞粗面、半粗面、光滑面三種處理手法;大廳洗手間運用大理石拼貼,搭配黃銅鏡面渲染出一幅美麗水墨,玩出大理石的各種詩意表現。

 

路易‧康(Louis I. Kahn)曾經說過:「我看到山頭冒出一線光,它是如此深具意義,讓我們可以審視自然界的細節,教導我們材料的知識,以及如何運用它來創造一棟建築物⋯⋯室內最神奇的一刻是光線為空間創造了氣氛。」走入接待大廳,午後燦陽穿過格柵如同點點星光,不鏽鋼天花閃爍著些許燈光,剎那間我們彷彿置身於銀河一般,空間產生了幻覺,隨著一日光線遷移,每秒都能看見不同的光影詩句。房間內置放頂燈的天花處內凹,光線如月暈一般柔和自然,構築平衡的光影重奏。 

 

發掘設計小驚喜的探險「酒店與住宅設計不同。酒店是住幾個晚上的,如同你去露營,我們希望能在設計中創造露營時的小小驚喜感。」林偉明俏皮地笑說。拿起房卡,不知會與何種驚喜相遇?如同拆禮物的孩子,過程永遠最有趣。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位於書桌上的四方木盒,揣想究竟裡面是什麼?一打開這才發現原來木盒是個Minibar,這是林偉明為房客準備的小驚喜。4種客房擁有不同尺寸的木盒,或是置放在桌上的Minibar,或是座落於地面接近1公尺高的大木盒,結合Minibar裡面甚而還藏了一張椅子可以變成書桌,這一切訂製設計不僅帶給我們驚喜,更是在香港地窄人稠的有限空間中,最棒的Box in box的建築概念實現。那樣的驚喜更顯現於各種細節中,房內粗獷混凝土牆面隨意撒上的金箔,為空間帶出藝術及溫暖氣息;為了怕一人旅行孤單,小房型中採以全木料設計,照護旅人之心。

 

當然最美的,還是高樓層「瀰客房」能一眼望見的海景與城市風景,「風景」永遠是我們旅行時的最美禮物與驚喜。

 

空間也能感動人

什麼是好設計?或許永遠無正解。但無可避免的都必須帶給你我一些感動。如同林偉明所說:「當你看表演藝術時,毋需文字,就能透過作品而有感動,建築與室內空間是否也能做出這樣的感動?是我們所想嘗試的。」感動,永遠是做設計時最美的思考、最美的回應。TUVE單單透過材質與光,試圖走入旅人心中,從細節中創造你的感動。

 

 

 

文章刊登於La Vie雜誌2015年9月號

標題:《TUVE HOTEL 喧囂外的結廬之境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