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至大無外,至小無內:王鑒為筆下的世界
新聞出處
©藝術家雜誌
新聞日期
2019/06/01

撰文/西南淨山;圖版提供/艾米李畫廊

 

2014年開始,王鑒為的作品出現了一些全新的元素:他自中國傳統文化中抽離出佛和雲的形象,反覆運用在不同的場域。從單純的視覺角度來看,這些場域由許多空間組成,被描繪的物和景象全部變成了幾何形體,畫面充滿隱喻和哲思,是對觀者來說全然陌生的視覺體驗。

 

藝術家用平塗手法抹去作品中的所有背景,以不同色塊構成畫面的明暗、遠近等關係,並保留了它們之間的邊緣線。與此同時,這種平面化的藝術語言建構出另一種全新的「背景」,讓他筆下的空間給人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氣質,游離於真實世界與充滿想像力的、更廣袤深遠的未知之中。曲折延伸的「通道」、交錯疊加的空間,以及難以捉摸的「氣」、無處不在的「佛」和「雲」,形成一種獨特且神祕的東方氣質,讓人忍不住探究這些作品背後的意義。

 

藝術家在表達什麼?在他看來,「佛」就是「眾生」、「萬物」, 也是「人」;「雲」是「氣」,「氣」則是「道」的顯化、是「近道之物」。「道」可以理解為一種宇宙能量,而萬物均來自於「道」。王鑒為的作品即是表達「自我」與「萬物」,以及整個宇宙乃至多重宇宙之間的關係;這對繪畫來說是艱難的課題。雖然道家文化早已闡明中國古人對宇宙的認識,而這些古老的東方智慧也已被現代科學所研究和證實,但試圖用圖象來表現時間與空間的交錯,描繪有名而無形的「氣」等能量體,並且將這些「場域」以一種當代化的視覺語言來呈現,無疑是一個考驗藝術家的巨大挑戰。

 

很明顯地,王鑒為的經歷提供了解決方案。他出生在書畫世家,父親是一位書法家,從小在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染下成長。從十八歲進入位於四川青城山的中國書法學院開始,王鑒為選擇了一條不斷自我找尋、滋養,以至生長的道路,因而致使他遠離了人群的焦點,始終「向內」探尋,將中國古人理想中的精神世界「內化」,並融合了1970年代西方現當代藝術的影響,最終找到全新的路徑──用當代的視覺語言呈現中國人的宇宙觀和世界觀,以詩歌般的圖象表達人類的哲思。

 

這是一個由簡至繁、同時又刪繁就簡的過程。在此期間,王鑒為以書法為助力並結緣太極,深入中國傳統藝術的浩瀚海洋,在創作的實踐和日復一日的研習中領悟、找尋。自他入讀中國書法學院並立志從事藝術這條道路以來,已經整整過去了廿年。

 

王鑒為的創作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即藝術語言與人生智慧、意識空間、能量呈現的結合,是可以實現在二維空間中的,而中國人最能意會卻難以言傳的「意象」和「精神」,以及中國人的浪漫和逍遙,也被藝術家賦予了全新的表達方式。從「混沌」系列,到「游於造物」與「本自具足」系列,藝術家試圖用畫筆描繪中國傳統文化所追求的理想境界,並表達其個人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混沌」,是中國古人想像天地未開闢以前,宇宙模糊一團的狀態。道家和禪宗認為「世界的永恆秩序存在於它豐沃的混沌之中」,在宇宙大化流行中,個體生命如何安於變化,即如何在紛亂、模糊、一切都未可知的狀況下,發現並建立「我心」,是王鑒為「混沌」系列作品表達的重點──因為「我心即宇宙」。

 

藝術家在「游於造物」系列中所呈現的「心遊萬物」,則是借鑑了古人的智慧。在中國古代思想家莊子的超驗世界裡,「遊」的體驗是精神之遊,即「心遊」。自此開始,中國人開啟了一種遊觀萬物的觀照世界方式,這種遊動地、周遊地、遊戲地往復周旋於世界內外,即中國古人獨特的思維方式。這是一種宣導人們從價值的執著中解放的認知體驗。

 

王鑒為進一步在近作「本自具足」系列簡化了視覺語言。藝術家用粉色的雲代表「自我的內在」,而在作品中,「自我」被無限放大:「外面的世界」逐漸隱去,內在的覺知被打開,使得觀者看見並面對了「自己」,是一種內在的造物主被找到、自我的無限維度被徹底釋放的引領。王鑒為作品中的視角,就好像從多維宇宙的某個點出發,審視自我與世界、內在與外界的關聯,這讓他的畫面恣意縱橫、雄奇怪誕,同時又沉默內斂,彷彿與這個喧囂的世界無關。所有的視覺經驗在他的作品面前都消失了,並可能在某個瞬間的某些場景擊中了觀者,然而當人們想抓住那個瞬間的時候,它們已然瞬息消失。我們可以將其視為某種智慧或能量的顯化,而它們的源頭就存在於「自我」的內心深處。

 

王鑒為在作品中呼喚人類的靈性,並表露本自具足的人應該由對外的「找尋」轉向對內的「探索」,覺知自我與宇宙之間的連接,提昇自我的維度。每個人的內在都有多元的維度,當從「自我」目前的意識狀態中解放,認知到「我」事實上有無限維度的時候,才能理解:其實就在此刻,從一次元到十三次元,乃至無限的「我」,都共時並存。換言之,我們的「神性」不過就是「我」的其中一個維度,又或者,佛陀、造物主其實也僅是那個最「無限」的「我」。

 

五年前,王鑒為領悟到了「萬物皆佛」,如今,他的作品中到處都是「佛」的影子。這個「佛」並非別人,而是「我」。「我」帶著時空而來,萬物也因之而生。莊子在〈天下〉中說道:「至大無外,謂之大一;至小無內,謂之小一。」王鑒為將一粒沙、一朵花,甚或山河大海、日月星辰及「天人合一」的交感,乃至無數個重疊宇宙,均納入自
己的作品;此般行為的本身,不僅是自我能量的認知和迸發,也是一個全新維度的開啟。

 

 

 

文章刊登於藝術家雜誌2019年6月號

標題:《至大無外,至小無內:王鑒為筆下的世界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