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基於國際溝通的策展實踐與多元化視角|開放的東方:亞洲美術館館長論壇
新聞出處
©知美術館
新聞日期
2019/06/07

開放的東方:亞洲美術館館長論壇
基於國際溝通的策展實踐與多元化視角

 

 

 

Re與睿:策展中對東方理念的回眺

吳洪亮 | WU Hongliang
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策展人

「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放在21世紀上半葉的今天,的確是有所指的。從媒體的訊息到我們的日常生活,每一個「我」的確都或多或少感受到人類彷彿開始面臨「所謂」的新問題。面對已然步入的這個「有趣的時代」,我們的設想是不提供臆想的答案,而是以作品建構一個思考的場域。「Re」是西方多種語言詞彙中出現頻率較高的前綴,有「回、向後」之意,給後綴的詞彙構成一個往前回溯的動勢。中文裡有一個相似讀音的字:睿,它的意思是智慧。面對今天的新問題,回眺或許才能獲得由「Re」及「睿」的洞察。策展人通過藝術家費俊利用手機App創作的交互作品;藝術家陳琦超寫實的中國傳統水印木刻;藝術家耿雪體味生命輪回的影像裝置;藝術家何翔宇模擬觸感的裝置等作品,使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相遇,共同營造出一條讓觀者回歸本心的探求智慧之路。通過展覽管理系統的建構,策展人與藝術家一起將新的技術方式融入中國藝術的傳統邏輯中,讓觀眾進入對身體感知、日常感悟與文明偶合的再思考。

 

 

作為框架的策展

項苙蘋|XIANG Liping
藝術學博士、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展覽部主管

藝術史家漢斯貝爾廷認為,藝術史把在一定的歷史時代中產生的藝術按照某種關係重新表述成為一種連貫的敘事,藝術史和藝術作品的關係好比圖像和框架的關係。一旦圖像變了,框架也要隨之改變,框架的改變往往晚於圖像。我認為,策展也是一種框架,一種將藝術作品表述為某種連貫關係的敘事,但它比藝術史更靈敏和靈活,能觀察、梳理和分析當下社會發生的最新藝術現象,並給更為長遠的藝術史研究提供各種素材和視角,提供新的敘事模式和思路。當然,這樣的策展就不是簡單地把各類藝術作品在某一個標題和空間裡聚集在一起的做法。這是作為創作的策展,要有對中國一定時期的藝術現象和社會現象進行觀察研究的問題意識,要有對藝術作品嚴謹的審美分析和篩選,要有對參展作品進行空間佈局並考量整體視覺效果的呈現方式。這樣的策展不僅能結合審美判斷和一定的理論框架成為藝術史研究的工具,從中梳理出當下中國藝術創作現象的特徵,觀察流變中的東方藝術和東方美學;也能作為美術館進行有效運作、充分發揮其公共效應的工具,立足中國本土問題,探索一種具有亞洲經驗的,綜合考慮了研究、收藏、推廣和策展等多方工作的美術館運作模式。

 

 

超越東西方藝術界線:數字領域中的當代藝術

韓小紅|Rosalind Holmes
曼徹斯特大學中國藝術史學術研究主席

在探討苗穎(1985年)、葉甫納(1986年)和劉昕(1991年)等人的新媒體系列藝術作品中,通過將他們的實踐,與中國網絡文化和媒體領域串聯起來,細看當代藝術界與新媒體的接觸,以及反美學和所謂「網絡醜陋」的崛起。同時向「對中國網絡藝術只能模仿的歐美先例」的說法提出質疑,並認為上述藝術家的實踐,直視了社交媒體和商業平台的複雜和矛盾局面,突出了中國網絡領域的本土文化特色。這些作品諷刺了「剁手黨」和「自拍」這些本世紀初最常見的網絡現象,可以被視為新媒體實踐中更廣泛矛盾的產物,這些新媒體作品重點模仿了中國互聯網和萬維網、全球資本主義和「山寨」(偽造或盜版)美學、網絡可及性和數字鴻溝之間的關係,以及藝術市場與網絡藝術虛擬經濟之間的關係。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