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東西方美學及藝術根本性探源|開放的東方:亞洲美術館館長論壇
新聞出處
©知美術館
新聞日期
2019/06/07

開放的東方:亞洲美術館館長論壇
東西方美學及藝術根本性探源

 

 

 

藝術分東方、西方嗎?

包華石 | Martin Powers
密西根大學名譽退休教授、兼任芝加哥大學訪問教授、國際重要漢學家

沈括曾指出,除了宋代中國之外,其他各國都面臨遭受貴族統治的社會形勢。從現在的角度回顧看,實際上他說的對,因而他的說法或許是最早的中西論。16世紀以後歐洲知識分子越來越多以他們所設想的「中國」評比自己的文明,結果他們所形成的文明觀念與「中國」是分不開的。按照Eugenia Z. Jenkins的研究,在英國的18世紀,中國文明的觀念已成為「part of the very experience of being English」。同樣的,自從明末以後中國知識分子也開始以他們所設想的「西洋國」去評比自己的文明。這種想象中的比賽一直延長到現在,並投入了各種學科的研究。現在,在全球化的過程當中,是否可以將此範疇拋棄掉?這次論文試圖探討這個狀態的來源、基本邏輯、以及其隱藏的動態。

 

 

中國美學的基本概念

彭鋒 | PENG Feng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院長、第54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策展人

 「美」是西方美學的核心概念,但它從來沒有成為中國美學的主題。對於中國美學的核心概念,不同美學家有不同的看法,但「美」不在其中。例如,葉朗將「意象」和「意境」作為中國美學的核心概念,稻田龜男則看重生成和動力在中國美學中的重要地位。我試圖圍繞「之間」來組織中國傳統美學,並且用它來解釋中國視覺藝術特別是文人畫的審美價值問題。

 

  

作為東西協商的「藝術概念」

劉東 | LIU Dong
清華大學教授、國學研究院副院長
 

眼下偶然被用中文「藝術」二字來命名的東西,實不過是這樣一種曾經普遍存在於各文明共同體,而眼下又能被相對獨立辨識出來的人類活動領域,它要求在體驗和開掘感性心理的基礎上,去重構一個匠心獨運的可感形象,從而以其獨一無二的具體性,去豐富、改造甚至創化一個前所未知的意義世界。只有在這種靈動的定義之下,才能獲得一個就具體藝術內容進行文明協商的基礎,而藝術也才可以打破西方當下的話語壟斷,從而在文明的對話中敞開未來。

 

 

©2019 INK NOW All rights reserved
MENU
CLOSE
UA-144162480-1